练功经验鼻咽癌

一位鼻咽癌康复者的经历—天津李茂杉

抗癌要学会思考,学会向内挖潜

天津 李茂杉

        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得病;得了病,可千万别是癌症;万一是癌症,期盼着自己是早期的;不是早期的,又期盼着自己经过治疗千万别复发转移——说了半天都是实话、废话。

在癌症面前,相对地说有“走运的”、有“不走运的”。走运者经治疗后,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平安地度过了;而不走运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她们要经受着一次次地复发转移的打击,每一次都是刺痛心灵的震撼,她们的心在哭泣,直至没有了眼泪、没有了悲伤,有 的只是一次次的叹息和无奈。

我这个人喜欢说实话,可能有人不喜欢听,但还是想提醒一下那些“走运的”朋友,不要把事情想的总是那么理想,要学会往坏处想,往好处努力,这就叫“居安思危”。我这可不是咒您,最近,看到几个走运了十多年的老癌,现在己经开始不再走运了(其中有位医生,癌龄己十七年了,她刻苦锻炼了十三年,认为自己已经彻底康复了,用不着每天“吸吸呼”了,结果,在第十五年时,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她说,她后悔极了。)很可惜啊!同时,也想安慰一下那些“不走运的”朋友,也不要把事情想的那么坏,生活中也有许多晚期癌患者是由不走运到走运的。关键是要学会思考,看看自己在对待癌症的思想意识和行为上是否存在问题——要明白抗癌不仅是医生的事,更是自己的事。这是晚期病人能否闯出死亡圈的关键!我没有轻视治疗的意思,只是提醒病人们不能只是一味地依赖治疗,重要的是病人自己要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当初,我是这么想的——头痛了十年,才查出病根儿,肯定不是什么好病。想想医生说的话,看看家属的表情,再体会一下自己的感觉,就全明白了。当时,我马上意识到不能只依赖治疗,要靠自己的努力!日后证明我的这种意识是非常正确的。可以说,这种意识是我走向成功的关键。古人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我发现有的学员在刚刚得病时、特别是自己感觉还不错的时候,缺少一种忧患意识和紧迫感,该出手的时候,犹犹豫豫:等问题真的出现时,又哭哭啼啼一—有位学员刚来学功时,总认为自己的病很轻,理由是大夫说她的病轻、自己感觉也不错。我对她说“千万不可大意,要居安思危。”可人家就是听不进去,学了功也不好好练。几天前,接到了她的电话,她哭哭啼啼地说:“李老师,我后悔死了,没有听你的话”。手术后才三年多,癌细胞就多处转移了。当然,走中西医、气功相结合的路,也未必不转移,但,,有康复的可能性,不是有那么多的晚期患者康复了吗!起码我们努力了,我们不再后悔。

有的学员每次化疗都有很强的反映,饭吃不下,浑身无力,也无法练功;每次都是经过郭林功的锻炼,使身体得以迅速地恢复。用她自己的话说:这个功是真好!可就是忘不了化验(CA—l25),只要发现有点儿高,就要化疗。使刚刚恢复的身体又要重新接受考验。当然,我不是反对她化疗,也没有这个权力。但,要自己把握个“度”,要向高文彬那样自己当好总司令。好了一点儿,打下去;好了一点儿,再打下去,体能怎么恢复?正气怎么提高?免疫力怎么提高?要知道免疫力的提高,才是抗癌的根本所在,恨不能把癌细胞消灭在萌芽状态,这样对吗?这不,前几天,我又看见她,她满面愁容地说:“就这么打着,不仅CA—125又高了,而且,又长了个肿物。”

还有的晚期癌症病人把自己康复的标准定得太高,恨不得马上看到自己的病灶缩小、病灶消失,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并不现实;还有的学员开始练的很好,检查的结果也不错,练的很带劲儿。当出现问题时,就认为练功没有用,索性就不练了。记得,我刚得病的前两年,每天练功比谁都刻苦,可每天脑袋都是胀痛的、病灶不仅没有少,反而更多了。看到比我得病晚的病友都好了,上班了,我心里很着急、也很不耐烦。心里想,我这么苦练,也看不出效果,练功到底能管用吗?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开导我说:“孩子,什么是疗效?对你来说还活着就是最好的疗效,咱可得知足啊!”是啊,想想母亲说的是对的。功夫未到,着急也没用。熟话说——功到自然成吗!

难道说延长生命不是疗效吗?要实事求是。谁不想很快地看到瘤子缩小,消失了才好啦,但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也不要同别人比,人与人不同、病的轻重也不同,没有什么可比性。

我认为一个晚期病人,在医生都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想吃点药,练练功就很快取得疗效的想法有些过于幼稚了。有决心、有信心战胜癌症的精神是好的,但,要学会忍耐,学会坚强,更要有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作为一个晚期病人应该对癌症的危害性有所了解,我认为晚期病人出现新问题是正常的,否则,还能称之为晚期癌症吗?自己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应该尽量少关注自己的病灶,多关注自己基本面的情况(包括吃、喝、拉、撤、睡),这是维持生命运转的基本条件,也是战胜癌症的本钱。一天到晚总是琢磨病灶——是大了、小了?多了、少了?即解决不了问题,又扰乱了自己的心境。专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自己再琢磨又有什么用,每天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也就罢了。想的再多,越想不开,倒霉的也就越快。豁出去了,死就死,活着也是受罪,拼它一把,也许还有一线希望,我当初就是这么想的。

我认为病人应该首先要使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反思一些问题—一

一、心理康复了吗?这是癌症病人必须反思的问题

        癌症病人要想肌体康复,首先必须做到心理康复。没有康复的心理,就没有康复的身体。心理康复必须走在前面——要变悲观为乐观、变压抑为轻松、变狭隘为豁达、变失望为希望、变胆怯为无畏、变压力为动力、变孤独为参与、变焦躁为恬静、变无奈为自然、变有为为无为、变不满为知足、变消极为积极、变被动为主动等。我想,一个人只要注意思想观念和情绪的转变,慢慢地就会使自己的心理恢复健康,随着心理的转变和心理健康的恢复,病情也许会朝着有利于身体健康的方向转化,也可以说,健康的身体是健康的心理造成的。

       我认为出现新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意识去思考出现问题的原因和没有勇气去探索解决问题的方法。晚期癌症病人所面临的问题是非常复杂的,老师的指点是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自己学会思考。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吗。医生没有办法,自己又找不到原因,不知道努力的方向,就无法自己拯救自己了。实际上,人的潜力是很大的。

二、自己努力了吗?尽了多大的努力?

        我认为这是晚期患者能否获得生机的关键。遇到问题要学会向内挖潜——在相信科学,尊重医生的前提下,认真地想一想自己能做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找一找自己的不足。在 调整好心理状态的基础上——

(一) 问问自己战胜癌症的信念是否坚定?

        感觉好的时候,信念要坚定;感觉不好,特别是出现新问题时,信念更要坚定。不幸的是,我常常看到,有的人在没有复发转移时,信念非常坚定,认为癌症根本不可怕,只要相信科学,别拿它当事儿,就不会有问题。可是,一旦出了问题,就再也不谈信念了;还有的人认为练了点儿气功,就要立即看到效果,否则,就认为练气功没有用,从此,便不再努力地锻炼了。根本意识不到主动出击的重要性。

        我这个人也许很另类,每当问题出现时,出现的问题越严重,就越能激发起我的信念,而且是更加坚定。看到这儿,您肯定认为这家伙真能吹牛!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我的抗癌经历——我是从七八年开始头疼的,一直疼到了第十年(一九八八年),疼得我死去活来时,才被查出患了鼻癌。手术后的病理分析报告为:低分化鳞状细胞癌(己累及颅底、蝶窦)。据此,医生判断其生存期最多不超过半年。仅仅过了三个月,就复发转移了(颌窦、筛窦、额窦及淋巴),同年八月,进行放疗,放疗后,经CT显示,医生说:未见疗效。那时,又出现了与手术前一样的剧烈疼痛,疼得我时儿将头顶在床上,时儿不停地翻滚着,打过杜冷丁、吃过吗啡因。医生说,只有试试化疗了。只做了两次大冲击性的化疗,就把肝脏打坏了。医生说,己毫无办法了!

        经过了复发转移的打击、医治无效的打击,每一次打击,都没有使我失望。从学气功那天开始,我就立下个信念—一高文彬能做到的,我就要做到;医生能治我的病,我要康复,医生不能治我的病,我也要康复!

说实话,能不能康复?我也不知道,但,自己还活着就要有这个信念,就必须努力,而且,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到死那天,就不能放弃、就不能言败!

        那种晚期癌痛的折磨是难以形容的,真是生不如死。有时真的想自杀,每次想自杀时, 我都在不断地问着自己—一你是否尽了最大的努力?我认为真正痛苦的不是自己,而是我的父母和爱我、关心我的亲人们。病在我的身上,却痛在她们的心上,她们的心在流血!从某种角度说,她们更是无辜的。我不努力,对不起她们。

        说实话,晚期癌症病人在医生都没有办法的时候,要想存活下来,是真的难啊!没有办法,只有靠我们自己——靠的是忍耐、靠的是坚强、靠的是大无畏的精神,一种“英雄谁属,唯我莫属”的英雄气概。

(二) 问问自己练功是否刻苦?能不能入静?

        郭林老师说:“功练的越好、越多,疗效就会越好”。在天津,我练功的刻苦程度是出了名的。有人给我计算过,说我每天要练八、九个小时。究竟练多长时间,我自己也说不清。反正是除了吃喝拉撒睡,就知道练功。没有人天生就愿意吃苦,都是被“癌魔”逼的!我不能躺在那里等死,我要争气——为自己争气、为父母争气、为爱我和关心我的亲人们争气!当然,练功即要刻苦,又要练的合理,简单地说要做到“动静相兼”。只知道苦练是不够的,还要注意练功的质量。郭林老师说“放松是条件,入静才是关键。”有的学员反映,练功就是不能入静,越想静,脑子就越是静不下来。

        为什么不能入静?我认为,说到底,这还是一个世界观的问题。如何看待癌症、如何看待死亡的问题——晚期癌症病人意识到死亡是很正常的,但,关键是不能怕死。我当初是这样想的——当死亡逼近自己的时候,害怕是徒劳的,只能使自己加速死亡,我要宁可练死,也不能吓死。

        那么,怎样才能入静呢?一要做到在死亡面前,要敢于抗争、乐于抗争。正像电视剧《亮剑》里的李云龙所说的:在强大而凶残的敌人面前,要敢于“亮剑”。“亮剑”是气质、是胆略。体现出军人兵来将挡,水来土屯的英雄气概!这是一种精神,是“军人的魂”,是胜利的保障;同样,抗癌也需要这种精神,敢于抗争、敢于胜利也是我们“抗癌人的魂”,是战胜癌魔的保障。二要学会顺其自然。在抗争的前提下,学会顺其自然。有了这种思想观念,甭管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就都能接受了。(不去抗争的顺其自然,是一种懦弱无能、不负责任的表现。)只有这样,才能拥有一颗“乐观而平静的心”。有了这颗心,想不“入静”,恐怕也难。要学习和接受老子的“自然无为”的哲学思想,老子云:“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多么深刻的道理啊!一个人如果真的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不能损掉的呢?都损掉了,也就能够入静了。

        只有找出自己的不足,在一种“乐观、自然、无为、忘我”的意境下,去刻苦练功,才能用身心真正地感悟古人的“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的内涵;才能明白郭林老师所说的“内气是无形的手术刀,它能穿透骨头、穿透经络、穿透病灶”的真正含义。无论碰到什么问题,千万不要强调客观原因。只有这样,才能挖掘自己的潜能,并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我在刚刚得病的时候,当我知道自己是晚期癌症时,我没有强调客观原因——虽然自己在得病的前十年,被人把鼻梁骨打折了,经历了漫长的头痛的折磨,使我的性格孤僻、心理常常是焦躁不安。有的医生说,我的癌症与鼻梁骨折有直接关系。说的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我没有强调这些,鼻梁骨折的人多了,人家怎么不得癌症呢?还是自己主观存在问题。为了拯救自己,在接受现实的前提下,下定决心使自己的心理平静下来,慢慢地转变自己的C型性格。我想,这是战胜癌症的前提。千万不要认为自己很完美、做的都很正确,这样就找不到症结的根源、更谈不到挖掘潜能了;手术后仅仅三个月,就复发转移了,我没有强调客观原因,而是再一次强化了白己信念,主动地增加了功时,加大了练功的力度;放、化疗未见疗效时,我也没有强调客观原因,而是主动地增加了静功的锻炼,变只练动功为“动静结合”。结果,我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锻炼方式,我成功了!

        所以我说,我们癌症病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千万不要悲观失望,要千方百计地找出自己的不足,这样才能有效地挖掘自己的潜能,为自己的康复创造条件。当然了,即使我们做的很到位,也不一定能取得理想的结果,但,我们不后悔——因为我们努力了,我们没有浪费那宝贵的时间,我们用坚强的信念和汗水告诉我们的亲人——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我 们是真正的强者、真正的英雄!

        忘记恩怨,忘记名利,忘记那些后悔的事情吧,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忘我”的境界,这样“入静”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在“入静”的前提下去刻苦锻炼、去享受锻炼。这样,也许疗效就会悄悄地出现了,这就叫“求在不求之中”。

        由于水平有限,和朋友们随便聊聊这些,说的不一定正确,却出之于肺腑,仅供那些在痛苦中挣扎的朋友们参考。真心地希望她们能够早日康复!并衷心地希望所有遇到困难的朋友们都不要灰心,静下心来,找出自己的不足,尽最大的努力去挖掘自己的潜能,不留遗憾, 力争取得胜利! 2 006年7

        去年写了一篇《抗癌要学会思考,学会向内挖潜》的抗癌感想,没想到发表后,还接到了一些朋友打来的电话,询问我到底是怎样挖潜的?其实挖潜主要指的是两个方面:一个是精神方面的,一个是行为方面的。
精神方面的在那篇文章里我已经谈了好多了,简单地说就是我们癌症患者,特别是晚期患者在死亡面前,即要有承认现实、接受现实、顺其自然的勇气,又要有改造 现实,敢于抗争、乐于抗争、争取胜利的坚强信念。古人云:哀大莫过于心死。我想只要心不死,总会有希望!有了这种思想意识,才能为练功中的“入静”,做好 精神上的准备。
行为方面的主要是指如何练好郭林新气功。想练好气功,在解决好精神方面问题的前提下,行为上需要做到的只有两件事——一是练功方法的合理性,二是练功的力 度(即练功时间的保证),其中练功的方法非常重要。我由一个多处转移的晚期癌症患者,在医生都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能够在五年之内实现三次飞跃(第一次飞 跃:即抑制癌症阶段,用了两年的时间。不能战胜癌症,也不能让癌魔把自己吃掉;第二次飞跃:消灭病灶,战胜癌症阶段,用了三年的时间,把身上的所有病灶全 部消灭;第三次飞跃:把握生命阶段,五年后至今。保持自己良好的精神状态,不出问题更好,出了问题能够自己解决问题)。我认为自己的抗癌效果还是不错的, 练功的方法是应该肯定的。如果说有经验可谈的话,那就是癌症病人练功也要“动静结合”(动:指的是动功,静:指的是静功)。
有人说,郭林老师不让初学功的癌症病人锻炼静功,这一点我明白,也很理解,那是为了癌症病人尽快地泻掉病气。不过,我也看过郭林老师的日记摘抄和一些资 料,说她看到谁练功后马上就说话,不进行“气化”,或“气化”的时间不足,就很生气。她就会狠狠地批评谁。郭林老师说,那样会影响他的“功效”。她老人家 那么重视“气化”,叫你气化时,闭上眼睛,想一些美好的事情,这“气化”的过程是什么意思呢?我说这就是练“静功”,这是一个功法完整的过程,这才是真正 的“动静相兼”。
在弄清“动静结合”的好处之前,先让我们弄清“动功”与“静功”的性质和区别——动功:属阳、主外、为泻、功效以疏通体表经络为主,进而调节“五脏”的阴 阳平衡、特点是外动而内静;静功:属阴、主内、为补、功效以充实体内经络为主,进而滋养“五脏”的“精气神”、特点是外静而内动《气功导论》。了解了动功与静功的性质和区别,那么就不难弄清练功要“动静结合”的好处了。
一、利用动功可祛邪和静功可扶正的特点,实现双向调节,相对地加快康复的步伐。
从中医气病学上讲,任何疾病的发生均取决于正、邪气的两个方面。所谓正气系指体内防御、抵抗邪气的物质与功能;所谓邪气系指导致疾病发生的各种致病因素。 如果正气压邪气,即正气充沛,虽有病因存在,疾病也不会发生,如《素问·刺法论》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即正胜邪却则不病。同理,如果邪气压正气, 气病一旦发生,除病邪的致病力强盛超过了正气的抗御能力外,就是正气不足,邪气易作用于人体,如《素问·评热病论》所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即邪胜 正负而发病。总而言之,气病的发生决定于正气与邪气的双方力量的对比,然决定因素在正气。
每个癌症病人在康复的过程中都要经过三个阶段(由邪气压正气—正气与邪气相持—正气压邪气)。如何缩短这三个阶段?如何将邪气压正气转变为正气压邪气(即 由免疫力低下转变为免疫力正常)?这是我们需要思考和解决的根本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也就重新建设了体内的内在环境,一个癌症病人又重新成为了一个 健康的人。
郭林老师为我们设计了一套能够大量吸氧、悟外导引、以泻为主的动功功法,利用她的五大导引的特点,能够让我们癌症病人大量地泻掉邪气;那么,如果我们同时 注意利用静功可滋阴、强肾固本、扶植正气的特点,适当地锻炼静功,以滋补体内的正气。这样在泻掉邪气的同时,又滋补了正气,即实现了双向调节,使得功效更 加显著,加快了走向正气压邪气的步伐。
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的,可以说我个人就是运用“动功与静功相结合的锻炼方法”获得成功的。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抗癌经验。
我之所以这样练功也是个巧合(八八年三月被查出患了鼻癌,手术时己发现累及颅底碟窦,据此医生判断其生存期最多不超过半年。四月底学练郭林新气功,虽然, 我练得刻苦,但病情并没有得到缓解。七月又复发转移了,转移到额窦、颌窦、鼻咽等。头疼得我死去活来,打过杜冷丁、吃过吗啡因。放疗未见疗效,大冲击性化 疗仅做了两次,就把肝脏打坏了,患了乙型肝炎,住进了传染病医院)。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练静功的情景——那是在天津传染病医院,那里的环境是无法练郭林 功的,又不想等死,心想:既然练不了动功,就练静功试试。反正也浑身没劲儿,豁出去了。那时,也不懂什么功理,只看过一些“内养功”的文章。往那一坐,闭 上眼睛,就练了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感到特别地舒服,也不愿意睁眼,也不想睁眼,还怕睁眼,真怕这美好的感觉跑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还是慢慢地睁开了眼 睛,啊!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真是不可思议!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明白。但,我能想起那个时候我的头是不太疼的,也许是被那美好的感觉冲淡了。后来,我才明 白那就是“入静”。正像老子所说的:“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从那以后,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叫“气功态”,应该在什么样的心理状态下练功。我从心里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原来“入静”是这样的感觉!郭林老师也说:我们练功人“入静”的美好的感觉是不练功的人无法体会和理解的。
“入静”能使人的大脑进入一个特殊的保护性的抑制状态,这是一种非常轻松、愉快、舒适、宁静的状态。当练功人进入高度入静的状态后,首先降低了内外环境中 七情六欲等的各种刺激对大脑的干扰,使大脑的各组织细胞获得了休养生息,全身的物质基础代谢普遍下降,氧耗量显著减少,储能增加,并将改善各个系统的功能 活动,使之由紊乱不协调,趋向于相对稳定的动态平衡。这对诱发、调动、聚集、增强人体内的“正气”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出院后,我每天都坚持“动静结合”地锻炼,头疼也慢慢地缓解了。后来,每天都要排出大量的浓血,病情也得到了遏制。虽然康复得很慢,但每年都有好转,慢慢的我终于康复了,实现了三次飞跃!
二、“吸氧”与“内气”相结合,让“内气”为我所用,对自身的康复状况做到心中有数。
“吸氧”对癌症病人的好处,郭林老师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内气”的好处,郭林老师实际上讲的也非常清楚了——她说:“内气”是无型的手术刀,它能穿透骨头、穿透经络、穿透病灶。她还说:“内气”是有钻劲和旋转 劲的(《郭林新气功为什么能治病抗癌》)。这是郭林老师对内气的妙用做出的精辟的描述。也就是说“内气”通过“气至病所”对人体的疾病有治疗的作用。因 为,它能穿透经络和病灶。又有哪个癌症病人没有经络和病灶的问题呢?常言道:户枢不蛀,流水不腐。穿透了,让气血活起来了,经络疏通了,邪气也就消失了。
只练动功,能得出这么精辟的描述吗?我想,郭林老师对“内气”的这种描述,是她长期修炼“静功”的结果。因为“静功”的特点是外静而内动,静极生动。这里 的动,不是形体的动,而是“内气”的动,“是涉及生命本质的“气”物质的运动。这是“气”调节阴阳平衡的自然过程,所谓“气至病所”是“气”根据自身的性 质,自动地、恰到好处地纠正或驱除病气之余,补其正气之不足(《气功导论》)。
只有经过“静功”的锻炼,才能感悟“真气”的真实的存在性,才能够理解郭林老师对“内气”的精辟的描述、才能够明白“内气”什么时候正在给自己治病,那种喜悦是难以描述的。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练了好几年的气功,仍然感觉不到“内气”,也不明白什么叫“气冲病灶”,哪一疼,就吓一跳,遇事总是提心吊胆的,这能说战胜癌症有信心 吗?一个刚学气功的人,看到别人胜利了,鼓足了勇气说,自己也有信心战胜癌症。要知道这种信心是很虚的,是经不起风雨的。只有掌握了练功的方法,经过刻苦 地锻炼,获得了强有力的“内气”支持的人,才会拥有真正的信心!
一九九二年初(病后的第四年),我的脸和眼忽然间都肿起来了,功友们说:“看来小李子是吹牛啊!练了半天,又出问题了”。我说:“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我李茂杉三个月之内,把它拿下!”“哎呀,还吹呢!”她们说。
没用三个月,我的脸和眼的肿就全都消了,这是吹牛吗?自己的感觉别人是无法知道的。她们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自己体内的变化,别人是看不到的。这种变化就是正气与邪气的转变。真正的信心来源于强有力的物质保障,这种物质就是——“内气”。没有充足的内气,就无法把握健康。
天有三宝日、月、星;地有三宝水、火、风;人有三宝神、气、精。
“静功”的特点是滋阴、生精、强肾固本、扶植正气、外静内动、静极生动、加快人体的气化过程。“精、气、神”三者具有相互促进、相互为用的关系,正如古代 养生家们所说:“炼气化神、积神生气、积气生精、炼精化气。”它是一个相互转化的过程。张景岳在《类经》中说:“人生之本,精与气耳。精能生气,气亦生 精,气聚精盈则神旺,气散精衰则神去。”又说:“然所以统驭精气而运用之主者,则又在吾心之神,三者合一,乃言道也。”他说“精、气、神”的合一即是道, 可见古代养生家们对于静养的重视程度。
精是基础,气是动力,神是主导。从气功学来看,各种形式的思维,包括灵感、直觉和形象思维、抽象思维,都是人之“神”的体现。但神的表现还有两个重要的方 面——其一是控制人体内部的气化过程即生命运动。其二是在人的生命的整体层次上,沟通天人的联系。如果人体内部的气化过程很旺盛,气机通达而且非常有序, 非常协调,那么“神”就能得到气的充分供养,“神”就很强。同时如果人的意念活动很宁静,在“神”这个天人通道上就很畅通,信息容量就会大大提高,从而大 大有利于人的生命运动。可见“神”在人的生命活动中占主导地位,那么练功养生的关键在于“将养其神”,而养神最紧要的是“心静”。
与动功相对而言,静功是从内部来调节五脏的,更偏重于人体内部的建设和改造。只有在静功中,五脏之“气”平和清净,从而养“神”、生“神”,逐步提高“气”的质量。
只要我们坚持修炼,积少成多,就会使我们的“精、气、神”逐渐旺盛,“正气”就会逐步提高。又何愁正气不能压住邪气和早日康复呢?

三、动静结合,结合有度,以静促动
前面谈了动静结合的益处,那么,我们癌症病人练功怎样动静结合呢?——要做到结合有度,以静促动:
所谓结合有度就是要把握好动功与静功所占功时的比例。前面讲过了,每个癌症患者在其康复的过程中都要经过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邪气压正气阶段。在这个阶段由于邪气很盛,正气很弱,要以泻为主,以补为辅。要多练动功,少练静功。这是符合中医理论的。
第二个阶段:是正、邪气相持阶段。这个阶段邪气有所降低,正气逐渐回升,动功继续加强,静功也要有所增加。
第三个阶段:正气压邪气阶段。此阶段病人的正气逐渐充盈,癌症已基本康复。为了巩固疗效,保住胜利成果,可适当减少功时,动功与静功都要兼顾。转功很有必 要,但也要动静结合。切不可不练动功,只练静功。在天津,就有人认为自己已经康复了二十年了,可以彻底转功了,只练中、高级功,不练初级功了。结果出现了 转移,后悔已晚!要充分认识初级功对抗癌的积极作用和动静结合的意义!
当然了,这只是理论上的辨证施功,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加以调整。
练静功也是有度的。在康复以后的阶段,静功的锻炼方法,郭林老师已经讲的非常具体了。我纯粹是自不量力,班门弄斧。人家来电咨询,人家来电咨询,咱不能不答吧。也确实想和大家共同探讨初学功的癌症病人到底能不能练静功和怎样练静功?这确实是困扰我们的问题,我作为一个亲身体验者,也算是个成功者吧,真想和大家共同探讨,就算是抛砖引玉吧。
静功的“度”,也就是练功的“火候”——
 火:既是意念的轻重,有“文火”和“武火”之分。因为癌症病是实症,在这方面必须接受郭林老师的悟外导引、以泻为主的指导思想。练静功时也要悟外导引,这 一点非常重要。“文火”:悟外导引,意念是想着放松(放松为泻),适合癌症病人。“武火”:悟内导引,意念是想着意守(意守为补),不适合癌症病人。
候:既是练功的时间(功时)。
这里仅谈一点癌症病人如何习练静功的基本理念,如朋友们感兴趣,以后再探讨。
以静促动:是指癌症病人适当地习练静功,可以迅速地恢复体能,为更好、更多地习练动功提供体能上的保障,为早日康复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有些晚期病人,因为病情很重,主观上想更多地练功,上、下午地练。几天下来,就感到体能不支,有些力不从心。这一点,本人就有着亲身的体会。此时,若能练些静功,即可起到缓解疲劳、恢复体能的作用,又可以更多、更好地练好行功。这一点,天津的有些练功者是深有体会的。
四、近期可加快康复的步伐,远期有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作用。
以前,看过一篇“活性氧对于心脑血管疾病的影响”的文章。文章说活性氧是产生心脑血管疾病的根源。由于日常的呼吸,要吸入大量的氧,约吸入量的2%的氧在 细胞中转变成活性氧,而活性氧又是产生自由基的基本物质。这些物质积聚在冠状动脉里,引起动脉硬化、堵塞,形成心脏病。同样脑血管病也是由于脑血管堵塞所 致;最近,又有文章说,科学家们发现在死亡于“心梗”的病人中,约有六成的病人原来是死于“肺梗”。
难怪有许多老前辈没有倒在“癌魔”下,却倒在了“心脑血管疾病”上,在天津也有许多“老癌”不敢配“吸吸呼”了。
要按照中医气病学理论分析,心脑血管疾病主要是由于人体的正气不足所致。如《素问·刺法论》曰:“正气存内,邪不可于”。
我想,这即与他们的年龄有关,也与他们的练功方法不合理有关。
分析其原因主要是因为练功者长期以来,只注意动功的锻炼,而忽视静功的锻炼。郭林新气功从理论上说是动静相兼的,但,练功者只练“行功”,而不“气化”、 或者说是很少气化。更不要说练静功了。收了功,就侃大山,还美其名曰:这是“话疗”!根本忘记了功法的完整性。我并不反对“话疗”,但,要在充分地“气 化”之后。否则,其害无穷!其实郭林老师在功法中之所以加上“气化”的过程(即习练“静功”的过程),是有其重要作用的——可以有效的使“氧”输布全身, 避免过多的氧滞留在心、脑、肺中,防止相关疾病的发生。其理由是:
(一)“气化”的过程,也就是习练“静功”的过程。在习练以“风呼吸”为调息方式的行功后,会有大量的自然界之清气(即氧气)形成“宗气”的一部分,积聚 于胸中。如果我们不进行“气化”的锻炼,就会有一些氧生成活性氧,积于胸中(即心、肺及脑)。此时,如果我们若进行有效的“气化”,就能够使氧输布全身, 避免活性氧在局部的泛滥。古人云:“恬淡虚无,真气从之”(《黄帝内经·素问》)。也就是说,习练静功的人,在入静时,真气就会随之而动,这是习练静功的 感受。也正是静功的特点:外静而内动,静极生动。这种动的过程,加大了气化的力度,完成了氧向全身的输布。相对地减少了活性氧在胸中停留的时间和数量。长 期锻炼即可避免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
(二)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主要是体内的“正气”不足所致。肾为人体先天之本、为人体正气之本;肾气主藏精、主纳气、主化水液。《类经治裁》曰:“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
就人体心肾而言,若心火不能下交于肾而炎于上,肾水不能上济于心而流于下,中医学称之为心肾不交。即可造成心病的发生。
肾精与脑髓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肾藏精,生髓,脑为髓之海,肾中精气充盈,髓生化有源髓海得养,髓海充盈,则脑之功能健全。反之,若肾精不足,髓海失养,而形成髓海不足的病理现象,造成脑病的发生。
“静功”的锻炼,可以强肾固本、生精,使得肾水充盈。精生髓,髓生脑、精化气、气化神、神化气。使得人体的精气神旺盛。即人体的“正气”充盈,才可以防止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
最后,还要解释一个问题——有人认为癌症病人不宜练“静功”,理由是说,我们癌症病人抗癌,靠的就是大量地吸氧,而练静功的呼吸频率会大大降低,是一种“低氧”锻炼,所以癌症病人不宜练静功。说的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还是可以商榷的——
正常成年人平静时的呼吸频率为每分钟12—18次,在“静功”的状态下一般可减至3—4次,可能还会更少。而非练功者如果人为地减少呼吸次数,即使仅仅维持一个较短时间,也常会感到憋气不适。练功者在气功状态中呼吸深、长、柔、细的现象,显然与肌体耗氧及代谢的下降有关。
练功进入气功的入静状态时,因呼吸频率下降,肺通气量降低,平均减少28%,但呼气深度增加,潮气量明显增大,平均增加78%;同时氧的吸收率明显增高, 血氧饱和度维持在正常水平或略有增高,为细胞摄取氧和利用氧提供了方便。故长期练功者在长时间缓慢的练功呼吸中不致发生缺氧现象(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规划 教材《中医气功学》)。其实,人体是一个自然的平衡体,入静时,如果体内缺氧,人体自然会做出立刻呼吸的反映,以补充氧的不足,这是人体的基本功能,呼吸 频率减少说明体内根本不缺氧。
我认为坚持“动静结合”地锻炼,既可以加快癌症病人的康复步伐和巩固疗效,又可以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以上是我对癌症病人练功要“动静结合”的初步认识,肯定有不妥之处,望朋友们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