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功经验鼻咽癌

郭林气功一些功法的生理心理机制探微

李世铭

        本文作者李世铭,生于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新中国培养的优秀运动员、著名体操教练、中国著名体操及体育文史专家,与癌症斗争的战士,中国儿童体操及运动的推动者

        九年以前——1985年的农历年除夕,我被301医院确诊为“鼻咽部低分化鳞癌”!2月28日起开始放射治疗,至4月20日止,鼻咽部放射量为7200拉德,肩颈部也进行了预防性放射。

放射搞得我口干舌燥,唾液全无,头发成片地脱落,血象很低,身体虚弱不堪,牙龈放坏了,冷、热、酸、甜的东西都不能吃。由于没有唾液,吃什么东西都象电影 《上甘岭》里的嚼饼干一样,干嚼咽不下去。体质更加虚弱了。放疗大夫对我讲:放射治疗,射线所过是“敌我不分”,癌细胞和正常细胞都被破坏了。要想尽快恢 复还要从提高自身免疫功能做起,并举出了“抗癌明星”高文彬的例子。建议我边治疗、休养,边练气功。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4月20日放疗结束,25日我就 到紫竹院公园“郭林气功班”报了名,“吸吸呼”地练开了。

这些简单的动作对于搞了一辈子体操的我来说,是“小菜一碟”。“就这些能治病?”我有点儿怀疑。

但是,练到三天头上,我在院里做“松静站立”,一搭“鹊桥”,忽然间几个月没有的唾液潺潺而下……。这是我当时最大的痛苦啊!看来这气功还真不能等闲视之。我自“降级”,跟着“五月班”从头学起。认认真真地学,风雨无阻地练,到现在已经坚持了九年半。

病初,“八一”体工队党委出于对我——一个老体育工作者的关怀,决议:李世铭吃什么药都给报销。放疗结束的第一个半年里,我还吃了点儿中药。半年多以后,我只吃点儿维生素,其它的药物一概没吃,给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

当时,我还不懂“癌症不等于死亡”的道理,认为余生不多了,“赶快做”。受党培养了一辈子,
要给人民留下点儿东西。我接受了国家体委交给的撰写《中国体操运动史》的任务。还出了一本《体操的保护技术和诱导练习》。撰写了十余篇论文和几十篇文章。
总计在全国性的报刊上发表了150万字。获得了“国家体育科技进步奖”和“体育文学奖”。被选为北京市运动心理学会理事,中国体育发展战略研究会委员,由 于我常在公园里给同病相连的病友们做做工作,我还被选为中国抗癌研究会癌症康复会的常委。得病的九年,成了我一生中学术成就最高的九年!于是乎,我调侃地 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得了癌症并不见得不是好事!

还是在紫竹院学功的时候,一次于大元老师来查功,对我说:“你现在别的全不要管了,你好 好 地把气功研究研究吧。”意在鼓励我静心练功。但我“闻者有意”。东坡居士有曰:“因病得闲殊非恶,安心是药更无方”。我借撰写《体育史》之机,把北京各大 图书馆里的气功、导引珍本秘籍浏览了一遍。对照着这些源远流长的古代功法,使我大体了解了气功发展的走向和阶段特点,从而更增加了我对气功锻炼的悟性,练 起功来收获就更大了。我也试着用现代体育科学的理论,对气功的一些功法进行了解剖学、生物力学、运动生理、运动心理学的解释和探讨。一本30万字的气功治 病道理心得体会的书籍已交出版社,准备付梓。

通过锻炼和学习我进一步的认为:气功——这一国之瑰宝之所以伟大,在于它的科学而 不 在于它的玄虚。历史上对气功早有唯物和唯心的两种解释。气功只不过是一种体育;气功是一种自我心理调节;气功是一种道德的自我修养。经过长期艰苦的锻炼, 是可以达到通过调息,达到调身、调心的目的。

现就郭林气功功法中的一些生理、心理、生物力学机制,进行一些简要的探讨。

一、“松静站立”的生物力学原理

开始学习气功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松静站立”。这是郭林气功“预备功”的第一个动作。不仅是郭林气功如此,其他门类的各种静功也大都采取这一姿态。

松静站立的形态由来已久,最早见于长沙马王堆帛画导引图第四排第七图。

松静站立的基本姿态是:两足平行开立与肩同宽。这样站立的两脚比普通的自然站立或“立正”姿势,两脚站得宽了,增大了脚部支撑的底面积。这一站法有利于身体的稳定平衡。从正面观察,人体重心的垂直线正落在两足中间,平行开立的两足,均衡地承担了
全身重量。“立木撑千斤”,这种姿态最节约肌肉力量,肌肉不使劲就更有利于全身从生理到心理的放松。

既然是“立木撑千斤”,为什么要两膝稍稍弯曲呢?我们看到过中国女排的训练,姑娘们在杠铃架上扛起杠铃,有的重达180公斤,在教练的监护下做下蹲练习,她 们不是深蹲到底(那样练了臀大肌,臀部增大了,反而跳不起来了),而是从膝关节的夹角为135度时开始做蹲起练习。这是为什么呢?生物力学实验证明,人体 股四头肌在大、小腿夹角为135度时力量最大。运动员在训练腿部力量时,正是从这个角度开始。气功锻炼时采用了两膝稍屈的姿态,正是两腿最大力量的角度静 止站立,最有劲儿的时候,也就是最省劲儿的时候,也就最有利于全身放松——这是道理之一。

其次,两膝前屈的结果,为了维持平衡必须改变脊柱的工作状态。

从侧面看,正常直立时,人的脊柱有一个先天性S型的生理弯曲。这个弯曲可能减少自下而上传来的振动,保护内脏和颅脑的安全。为了保持这一姿势,腹背肌肉互相牵拉,都要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肌紧张。腹壁肌肉为保持这一姿态,当然要有一定的用力。稍屈膝
的结果,身体脊柱的S型曲线改变为近圆弧型。郭林气功的要领叫“含胸拔背”,“腰向后坐”。后背的肌肉拉长了,腹壁的肌肉相应的也就松弛了。这样就给腹式
呼吸——气功锻炼的主要呼吸方式,腾出了较大的活动空间,增加了每一吸的深度。

两手放于腹前,手掌覆盖于“丹田”之上,男左手,女右手在下,男右手,女左手在上,掌心的“内劳宫”穴对下掌的“外劳宫”穴。这一姿态的意义有三:(1)便于维持身体平衡(腰向后坐了,两手前放,使前后的重心平衡稳定);(2)检查自己的呼吸深度,把腹式呼吸的情况反馈给大脑——这在心理学上讲,也是一种“生物回授”;(3)利于意念集中于丹田。

二、练功时为什么要“搭鹊桥”?

学郭林气功的“松静站立”时,气功老师要求我们在舌与齿之间,搭起“鹊桥”。这是各种气功门派对练功者练功时的一个普遍的要求。“搭鹊桥”的主要要领是:舌抵上颚齿与齿龈连接处。

在我国浩瀚的气功古籍中,有一个专用的怪字“炁”。“炁”指经修炼得来的“混元之气”,为道
家经典中独创之字,未收入《康熙字典》。此字为象形字声同“气”,全字如一个人打坐在蒲团之上,上形为水,下形为火,意为“水火相见”,中间的撇、捺代表
任、督二脉,上面的“牙”字头代表舌抵上颚,搭起“鹊桥”。就这样一个字,可以说是概括了气功锻炼的基本要领。也可以看出古代功法中对“搭鹊桥”的重视。

从现代生理学角度看,“搭鹊桥”使舌柔和地刺激口腔中的上、下唾液腺,促使唾液分泌加快,使人有了“口内生津”之感。

人的唾液是非常宝贵的。传统功法中称之为“玉液”,与“金精”并称为人体的“双宝”。现代解
剖学告诉我们:唾液腺在人的口腔周围;较大的有三对,即:腮腺、下颚下腺和舌下腺,用以分泌唾液。分泌唾液时,唾液经疏导进入口腔,有润湿口腔粘膜,稀释食物和分解淀粉的作用,正常人每日的唾液分泌量为1—1.5升。它的活动受到大脑皮层和植物性神经系统的调节。进食时由于食物刺激口腔粘膜的感觉神经,传到脑的唾液中枢,并随即以反射作用方式通过植物神经把冲动送到唾液腺,使它分泌唾液。通过大脑皮层的条件反射作用,也能引起唾液分泌,曹操的“望梅止渴”
就是一个很好地例证。

现代医学研究认为:唾液中的氨基酸多至十余种。氨基酸是含有氨基的有机酸,是组成蛋白质的基本单位。人体所需要的氨基酸中,必须由食物中的蛋白质供给,也可以从其他有机化合物(如糖)在身体中转化而得。总之,这些氨基酸是构成人体营养的主要成分,是生命活动不可缺少的物质成分。氨基酸除了营养作用外,进入消化道后,与各种消化腺体混合,还会发生一系列的生物化学作用,可以促进脏腑的蠕动;促进了消化和吸收。

我们练功时,搭起“鹊桥”,或选用“赤龙搅水”功法(用舌头在口中上下来回搅动)刺激唾液
腺,使唾液加速分泌,于是“满口生津”,口水涌出……。气功功法的要求是“一口分三咽”——满口的口水分成三小口,轻轻地咽下去。古代功法谓之“吞津”、“灌溉脏腑”,唾液带着那十余种氨基酸进入胃后,引起了胃的蠕动,“脏腑如鼓”,人有了饥饿感,于是乎胃口大开——能吃了。练功有了一定的运动量——能量消耗,又开了胃口,想吃东西,机体得到了充分的能量补充,加之吞咽唾液的结果,即保存了营养物质,又提高了消化系统的工作质量——吸收地更好了。“人是铁,饭是钢”,能吃且能吸收,体质得到了增强,常人就会更加健康;病人有了物质基础,战胜病魔就有了保障。

唾液还有重要的防癌作用。日本科学家做了个实验:把非常有害的致癌物质放入试管中,和吐出的唾液混合,观察其变化。实验开始变化不大,但反复摇动试管30秒后,试管里致癌物质的毒性消失了80—100%。由此可见,唾液——“玉液”是个多么宝贵的东西。传统气功功法中,为了刺激唾液腺的分泌,除了有前面介绍的“赤龙搅水”外,还有“鼓漱之法”(没有含水的空漱口——也是利用唇、舌、腮的蠕动,刺激唾液腺的分泌)等。我们的老祖先对唾液的珍视已为现代科学所证实。

珍惜你的口水吧!到处吐口水不只是不讲公德,而且是“暴殓天物”了。

三、圆、软、远的意境何以治病?

气功老师的第一课就要教给你:学会“圆、软、远”。什么叫圆、软、远?它为什么是一切气功的基本功?又为什么能治病呢?

从本世纪80年代开始的研究表明:人体除呼吸、循环、消化、内分泌等系统外,还有一个专司情感、心态传递的分子密码系统。某一种情绪所发出的信号可以为专门的“感受器”所接收,并产生一系列的生物化学变化。也就是说:某种情绪对某种疾病的产生,就像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一样。

现代心理学认为:人的情绪是人们思想感情的流露,是大脑皮层兴奋、抑制过程所产生的一种状态,可以分为两种,“正情绪”,如:希望、快乐、恬静、好感……,“负情绪”,如:焦急、抑郁、愤怒、恐惧、沮丧、痛苦、紧张……。人有点负情绪没关系, 过去了有正情绪调节,即可恢复正常。但长期笼罩在负情绪之中,并不断地积累,超过了人体可以负担的(或调节的)限度,就可能与其它内外因素交织在一起,引起病变——甚至癌变。

美国调查了250例癌症患者,其中62.4%(165例)受到过精神刺激。北京市调查癌症病人,76%有不良心理刺激因素。有人还调查了1400对癌症夫妻,其中大部分是因为对方得癌,自己过分地悲痛而患上癌的。中医认为的“大恸之后必有大病”是有道理的。

现代医学研究结果:(1)长期过度的精神刺激,可以导致大脑皮层兴奋和抑制功能失调,造成皮
质类固醇分泌增多,使免疫功能下降;(2)由于动员体力对付紧张状态,造成体力的过度消耗,使人体抵御癌细胞的免疫能力减弱,致使体内某些细胞因失去免疫系统的监视而无限度的增长——发生癌变。

懂得了这些道理,就找到了“病根儿”!既然主要的是从心理上得的病,那么“心病还得心药医”!从缓解大脑皮层的紧张状态入手。

气功锻炼都有一定的意境要求。郭林气功的意境要求是“圆、软、远”。这种意境要求引导病人离开了疾病的痛苦、工作的繁忙、“七情六欲”的干扰,进入到“松、静”的境界。我们练功中的“守题”是海天白云,是如火的晚霞,是风动的树梢,是初绽的蓓蕾……,都是美好的事物——这就是“远”。这种恬静的意境——心态,使人心情舒畅,紧张的心理得到了放松,大脑皮层得到了充分地调节,有利于自我调节能力的恢复、免疫机能的提高和体质的增强。

我们学功要求“数息入静”进入气功态。现代心理学研究证明:“数息”是最好的集中注意力的方
法,而“集中是一切心理活动的开端”。人体在半睡眠状态中最容易接受语言诱导和自我暗示。美国人对一些癌症病人进行催眠后,用语言诱导病人想象自己的白细胞象鳄鱼一样吞食癌细胞。检验的结果,白细胞果然增加了。郭林气功中也有:“我很好”,“我一天比一天好”的自我暗示。抗癌乐园中唱《抗癌歌》也不是摆样子的,真把自己抗癌到底的决心唱出来,就是一剂很好的心理治疗良方。这在运动生理学上叫“自我激励”。没有这股劲头,运动员的技术、体力再好,也拿不了世
界冠军。

郭林气功、木兰拳、太极拳……等等功法的动作是“圆、软”的,所谓“圆”——就是身体姿态无棱无角,四肢、躯干的动作均呈弧形,所谓“软”——就是身体的各种动作轻柔放松,似不用力。所有动作的节奏是徐缓的,没大的力气,为什么能治病呢?

运动生理学告诉我们:大脑皮层运动中枢与运动器官之间有一种“双向作用”。皮层运动中枢给运动器官所下的命令,都会得到相应的“反馈”。练气功时,运动中枢给肢体肢体下达的是轻柔徐缓的命令……。这样,就在大脑皮层与运动器官之间建立了一个“放松——再放松”的“良性循环”。原处于紧张状态的中枢神经系统得到了松弛。中枢神经的合理调节,正是提高免疫功能,防病治病的根本。气功治病可以说是治到了根儿上了!这是其它运动项目所不及的。

即使是正常生活的人,练练气功对调节快节奏生活、工作带来的精神和肉体的紧张也有积极意义。这种理论的研究和临床实践,在国外近百年来才刚刚起步。

这就是“圆、软、远”对人体心理调节的作用,心态的平和又促进了人的生理健康,生理的健康又使人的心情舒畅。这样,在人的生理状态和心理状态之间,又建立起一个“良性循环”,互相促进,越练越好。

四、气功锻炼时为什么要强调“虚实分清”?

气功锻炼的主要活动方式是柔和的肢体活动配合有节奏的主动呼吸,也就是说,呼吸节律由锻炼者主观掌握,不同于跑步、登山等活动,由于机体活动量过大,而迫使人们大口地喘粗气。美国合众社高级体育编辑米尔顿·里克曼主张“散步可以代替跑步”,原因是“跑步时精神紧张,气喘如牛,很多人在慢跑时并不感到舒适,而感到身体忍受了极大痛苦”。郭林气功的各种“行功”,正好避免了上述缺憾。

郭林气功功法的“吸、吸、呼”,走一走,是不是运动量不大呢?回答是否定的。气功锻炼虽然呼吸没有压迫感,但是很讲究呼吸的节奏和呼吸的深度,有的功法是迈两步间一吸一呼(快功);有的是迈两步间两吸一呼(自然行功);……步子的快慢决定了呼吸的频率。由于呼吸深度、强度大,因而它对心肺功能的影响是不大的。

吐音是悠长而又深沉的深呼吸,吐音后有代偿性补充,但不像100米跑冲刺后似的呵呵带喘,而是用主动调节呼吸深度的方式完成代偿性补充,毫无压迫感。

快功的呼吸频率相当于中跑。特快功的呼吸频率相当于中长跑。

虽然我们练功时没有不舒服的大喘气,但频率快,进气量和摄氧量大,氧对一些致癌物质有排出作用。运动对脂肪酸、醣皮质激素、白细胞都有着积极的影响,而这些物质又都有抗癌作用。气功的防癌抗癌作用不是明摆着了吗?

特快功和吐音的脉搏相当于训练有素的超长跑或竞走运动员的最低脉搏次数。其它各种功法的脉搏次数远远低于各种跑步。也就是说,郭林气功各种功法对心脏的负荷量并不高,适合于体弱病人锻炼。

现在我们再看一看气功锻炼对血压的影响:流动的血液对血管的侧压,叫“血压”。心脏收缩所释放的能量(心脏所做的功)中有小部分用以推动血液流动(能量转化为血液流动的速度),其余大部分则作用于管壁而产生血压。心脏收缩是推动血液向前流动的主要力量,周围动脉的阻力是阻碍血液向前流动的主要力量,推动力克服阻力后使血液向前流动,两者共同形成动脉血压。动脉血压在心室收缩时最高,称“收缩压”(高压);在心室舒张时最低,称“舒张压”(低压);收缩压和舒张压的差,称“脉压”。正常成年人的收缩压一般不超过140毫米汞柱,舒张压在90毫米汞柱以下。血压与动脉壁弹性、循环血液量和血液的粘稠度也有关系。收缩压一般随年龄的增长而增高。测量血压是临床常用的检查方法之一。

但是,在日常活动中,血压可以有微小地波动。进食后,情绪激动,测量时的体位,以及人体的机能状态等,都能影响血压的数值。正常健康的人,在运动时的血压变化应该是:随着运动强度和时间的变化,收缩压增高,舒张压降低,以保证人体运动的能量要求。

在进行特快功时,在3、6、9、12、15分钟各测血压一次,收功毕,每分钟再测血压一次。可以看出,随着特快功的进行,脉压加大(收缩压增高,舒张压降低)。用这一方法对我的机能情况进行检查,结果是良好的。

吐音功的血压变化相当于超长跑及竞走;特快功与长跑近似。

各种走、跑的指标取自《运动生理学》教材,所选的样板是年轻人或运动员。他们的心、肺功能当然要强于中、老年人或病号。郭林气功各种功法的指标,均出自中、老年人。健康状况是有一定差距的,但仅仅这样的对比,也可以看出气功对人体心肺功能的良好影响了。

我们看了上述的对比资料后,不禁要问:练气功没有象跑那样气喘吁吁、心跳砰砰,但某些心率、呼吸频率指标与某些走跑近似,原因何在?

跑时足前掌着地,足迹是一条直线。这条直线与人体重心的移动轨迹重合。由于速度快,不用(左右)移动重心,也可以保持身体的平衡稳定。无左右晃动,便于后蹬力量全部作用于前进方向。

走路时的重心轨迹为一条直线,为了维持平衡,左右脚交替时呈八字形,加大了支撑面积,足跟内侧连线与重心轨迹重合。

自然行功、快功等要求左右两脚落在两条与肩同宽的平行线上。因此,重心的移动轨迹是一条蛇形曲线。

一步点功,由于有一只脚实,一只脚虚(功法中谓之“虚实分明”),重心移动的蛇形曲线的曲弧更小。由于要用静力来保持这种缓慢的姿态,对腿部、腰背的力量要求更高了。这也就是一些平时不活动的人,初练此功时腰酸背痛的原因。

分析了这些足迹和人体重心移动轨迹曲线后,我们可以明白了,走和跑是人体越简练、重心左右移动得越少越省劲儿、越合理。而气功功法中,是在不知不觉中,却让你多做了许多移动重心、保持身体平衡和一定的静力姿态的动作(如:三步点的第三步点中的“阴阳相见”),这都要锻炼者付出一定的肌肉力量。一次早晨练功以10000步计,移动重心的力量总计起来要做多少物理学上的“功”啊!多少由于这些“功”所付出的肌肉力量分散在每一个动作之中了,每次重心移动的距离又不大,因而你并没有察觉,但“集腋成裘”,每天10000步下来,也是个不小的运动量。

结论通过对比也就出来了,生活、竞技体育中的动作越简练、越节约肌肉力量越合理;气功锻炼中的“虚实分明”,是在不知不觉中,让你付出一定的肌肉力量,多做一些物理学上的“功”,达到锻炼的目的。这也就是气功锻炼没有气喘如牛、心跳砰砰,但心率、呼吸频率与某些走跑近似的生物力学原理。

这就是我们的老祖先的聪明过人之处;功法中“虚实分清”的奥妙之处。

在1994年6月于北京举行的“郭林新气功抗癌防病国际研讨会”上,听到了查良琦教授《多媒
体技术在新气功科学中的应用研究》的报告后,我测试的“舒张压在运动后最初的三分钟里有上升现象”的结果,竟然与查教授的测试不谋而合。查教授对这一现象的解释是:人体在最初进入运动状态后,机能状态可能并不太好,但经过气功锻炼的调理后,机能情况向着良好的方向发展。由此可见气功对人体机能调节的良好作
用。我非常赞同这一说法,我单独进行的实验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五、“吐音”的长寿作用

“吐音”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庄子·刻意》的:“熊经鸟申”。过去一些注家把“鸟申”解释为
“鸟之伸颈”,错了!西晋史学家司马彪注为:“鸟之频申也”,古申与呻通,据《辞海》“频呻”条,指“鸟之哀鸣也”,郭林气功的吐音像不像鸟叫?吐音的图形最早出现在马王堆帛画《导引图》第一排第9图和第二排第4图。帛画中还专门有一节“沐猴灌”,意为猿猴的喧嚣,这也是个吐出声音的功法。南北朝道教思想家、医学家陶弘景(456—-537)所著《养性延命录》就有了吐音的记载,而且是吐六个音。

明万历(1573—-1620),周履靖辑的《夷门广牍·赤风髓》中就有“太上玉轴六字气诀”,其中吐的也是“嘘、呵、呼、呬、吹、嘻”六音。这些古代的功法由于没有统一的术语,理解较难,如吐音时“耳亦不可闻呼声”,是无声的吐音呢?还是吐音有声而自己权作不闻呢?没说清楚。

现代气功前辈马礼堂先生对《六字诀》功法有所发展,一些功法规范明确了。

郭林老师在传统功法的基础上,发展了“哈”音,用以治疗癌症,这是对中国传统气功功法的一大贡献。

吐音治病强身的机理之一是:大强度的深呼吸。由于有声带的限制作用,吐出的声音嘹亮悠长,在吐音过程中人体有一定时间的屏息。这样,就加大了肺的工作量和新鲜空气在肺部的滞留时间,氧和二氧化碳的交换更加充分,从而促进了人体对氧的摄入。

人体在作最大的深吸气后,再作最大的呼气时所呼出的气量,称为肺活量。成年人的肺活量平均值,男性为3500-4000毫升,女性为2500-3500毫升,经常参加运动的人肺活量可达5000以上。一个人的肺活量除了与健康状况有关外,还与本人的胸腔大小,肌肉功能等关系密切,但最主要的因素是胸腔壁的扩张与收缩的宽舒程度。老年人由于肺组织和肌肉、胸腔逐渐缺乏弹性,以及功能的衰退等原因,一次性呼吸量较之青壮年人明显减少,经过大量的研究后,统计资料表明:人的肺活量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这种减退的趋势,老年人最为明显。为此,国外已将肺活量作为检测衰老的首选项目之一。科学家们指出,肺活量低的人不能指望和肺活量高的人一样同享高寿。

美国科学家们在观察中发现,长期坚持体育锻炼的人,他们的肺活量减退得非常缓慢,即使是60岁的老人,若能长期坚持锻炼,其肺活量仍能符合正常的数值。而不进行体育锻炼或其他活动的70岁老人,其肺活量就比坚持锻炼的同龄人平均要低20.64%。经常锻炼,肺活量加大了,摄氧能力提高了,人体的健康水平也就会相应的提高。

美国波士顿大学对5200人做了30年的追踪研究,得出了惊人的结论:肺活量随着人寿命的增
长而下降,每生长十年肺活量下降9~27%。这样,通过对肺活量的定期测试,就可以反推出人的寿命长短,对“死神”降临期,就可以作出比较准确的预报。人们由此也就可以选择各种方法,推迟“死神”的到来。最现成的,行之有效的的方法就是:常年经常体育锻炼。

癌症病人虽然是重病在身,但是坚持适当的体育锻炼也有很大的好处,体质增强可增加抗病的“资本”,运用得当的体育手段,大可以战癌而胜之。小也可以提高“带癌存活”率。而气功就是一种适合病人的体育锻炼。

癌症病人每天在优美的环境、新鲜的空气里练习气功,面对着初升的太阳,大喊6~9声,实际上是在增强肺活量的练习,每天坚持不懈,肺活量不退而保持,甚至还略有增加,死神就会“退避三舍”,健康人就会更加健康,延年益寿;病人——即使是晚期癌症病人,也会延长带癌生存期,甚至能积蓄力量“战而胜之”。这就是:“八一湖畔一声吼,病魔也要抖三抖”的科学道理吧。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吐音”,这种高声的喊叫也是一种内在情绪的宣泄。在繁忙紧张的工作、生活中,人们难免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在静谧安详的环境中,大声喊叫,宣泄一番,也可以求得心理上的平衡。我们在每年年初的电视新闻中,都可以看到日本人的元旦“呐喊比赛”。在比赛中“运动员”喊什么都行,甚至可以把老板臭骂一顿,顺顺气,据说可以一年大吉!其实这也是高度紧张社会中,人们对紧张、压抑情绪的一种寻求平衡的宣泄手段。喊完了,轻松了,下一年接着紧张,投入地干活去!日本人就是这样的活法儿,活得也很自在。

从上述介绍中,我们是否懂得了一些有关“吐音”的科学道理?那么在练功的时候,你就应该放开喉咙,大声的吼叫吧!

“我命在我”、“身有大药”

 ——这是中国古典气功中的两句名言。即使是病入膏肓的人,只要不丧失生活的勇气,积极配合治疗,量力而行、持之以恒地进行旨在增强体质的锻炼,自身的自我调节能力和免疫功能就会得到重建和不断的加强,健康情况就会得到改善。起码可以提高癌症患者的“带癌生存期”;搞好了还会创造条件,使癌变发生逆转,重回健康世界,继续为社会做贡献。

以上是我对郭林气功中某些功法的一些生理、心理、生物力学解释。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